第176章 番外三:韩攸火葬场(完)

你。”

    邹氏扶起桂妈妈,冷道:“天色已晚,我这里不方便招待伯爷。”

    阳泉伯咯咯的冷笑:“真是不识抬举的女人,年少时候毁了与我的婚约不算,如今我一再向你示好,你却屡次拂我面子。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出身富贵国色天香的美人?不过是个还没掉完颜色的老徐娘,韩攸穿过的破鞋,就这样还给脸不要脸!我肯娶你当继室都是施恩于你,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!”

    阳泉伯说到生气处,裹挟一股酒气,朝邹氏扑来:“我让你清高!你再给我清高试试!”

    浓郁刺鼻的酒气,随阳泉伯的身形,逼到近前。邹氏大惊,没来得及躲闪,被阳泉伯揪着头发拖行。

    桂妈妈嘶喊:“夫人!”

    邹氏挥舞着双臂挣扎,阳泉伯大吼一声,狠狠将她撞在院墙上。邹氏吃痛,头发也被揪乱了。她死命挣扎,却敌不过阳泉伯的力气。被他按在了墙上,一双粗糙的手粗.暴滑过邹氏的蝴蝶谷,落在她襟口,狠狠就是一撕——

    “畜.生!”邹氏大骂,狠狠一脚踢开阳泉伯,捂着襟口朝旁打滚,将将避开。

    阳泉伯被踢,更加恼怒,一口呸在地上:“贱人!”又朝邹氏扑来。

    阳泉伯那两个随从见状,一个去帮阳泉伯抓邹氏,另一个跑出大门望风。

    邹氏腹背受敌,一回头就看见阳泉伯满脸威胁。

    她惊惶的撞开一个随从,要去开府门。后面阳泉伯扑过来,揪着邹氏的头发,将她甩到地上,在邹氏的惨叫声中朝她压来!

    “滚,别碰我家夫人!”桂妈妈这会儿拿了个大笤帚来,狠狠一挥,堪堪逼退阳泉伯。

    但那名随从却绕道至桂妈妈身边,从她手里抢笤帚。

    桂妈妈拼死护住笤帚,随从猛抢,争执间扬起满地飞灰。

    邹氏撑着吃痛的身子站起身,欲要再跑,跟前阳泉伯像一座大山般,堵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令人作呕的酒气,如针般的刺.进邹氏鼻子里,引发她无比不适。惊惧如一双看不见的手,于虚空中扼住邹氏的喉管。她骇然睁大眼睛,四下躲无可躲。这大晚上的,府中只有她和桂妈妈一主一仆。除此之外,就只有韩攸每天放衙都傻乎乎的跑到邹府蹲守。眼下韩攸他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门发出嘭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邹氏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一个人从门外冲进来,直冲向阳泉伯,一个拳头招呼到阳泉伯脸上。

    邹氏这才看清来人,韩攸?竟然是韩攸!

    听着阳泉伯被殴打发出的痛呼声,邹氏猛地反应过来。是,韩攸来了,就和之前每一天晚上一样。他为了有机会见她,每晚都来,直到深夜才回家。

    快一年的时间,几百天,韩攸从没有间断过。邹氏眼前蓦地就升腾起水雾,韩攸的到来,仿佛将她从即将坠落悬崖的边缘拉了回来!

    韩攸这会儿精神是疯狂的,愤怒到极点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今天来邹府,会撞见这样的事。他怒的眼睛都红了,拼了命的殴打阳泉伯。

    阳泉伯本是借着酒劲儿来威胁邹氏嫁他,谁料还没威胁成,就被突然冒出来的韩攸疯狂殴打。

    阳泉伯恼了,两个中年男人扭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韩攸带来的随从也扑上来,和阳泉伯的随从扭打在一起。那头桂妈妈终于挥开抢笤帚的随从,扬起笤帚就往随从脸上拍。

    桂妈妈拍开一人,就忙护到邹氏身前,问道:“夫人,没事吧?”

    邹氏没事,她发急的看着韩攸。这人可从不跟人打架的,别被打出个好歹!

    韩攸疯了似的,下手又重又狠。阳泉伯竟是渐渐不敌,被打得连连躲闪。

    眼看着韩攸就要将阳泉伯踢出邹府,可就在这时,杀红了眼的阳泉
本章共5段,你正在阅读(第2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