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番外三:韩攸火葬场(3)

被休,也过得挺逍遥。花容重新回到县主府,不用跟着韩敬过苦日子;反倒是自己,想与韩攸和离,这些天又愈发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周遭议论声越来越响,言语如尖刀般,从四面八方刺向邹氏。

    她甚至看见花容沾着泪水的嘴角,扯开一道得逞的笑容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知谁喊了声:“是郭大人来了!”

    人群向四周让开,露出后头的京兆尹郭大人。

    郭大人是路经此地,来瞧瞧怎么回事。因他总在闹市区出现,百姓们许多都认识他。

    邹氏和花容向郭大人看去,当看到郭大人身边的人时,两人俱是一惊。

    郭大人身边竟然跟着韩攸!

    韩攸本是又去邹府送东西了,却被桂妈妈告知,邹氏去了街上。韩攸便跑到邹氏最爱逛的一条街,想看看能不能偶遇她。没成想先偶遇了郭大人,两人结伴走了没一会儿,就看见了眼下这一幕。

    围观百姓们对邹氏的指责,韩攸过来时听到了。当看见场面时,韩攸脑中轰得一声,没料到被千夫所指之人是姗姗。

    那一瞬他只觉得,姗姗是那么狼狈而脆弱,像是被整个世界都孤立了。

    心猛地就无比的痛,韩攸立马冲上去抱住邹氏:“姗姗!姗姗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这要换作平时,邹氏准就推开韩攸了。可此刻,她被骂得万念俱灰,韩攸这陡然一抱反倒给了她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她抗拒不了冰冷世界中唯一的温暖,她没有挣脱,怔怔道:“韩攸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“韩攸”这名字,可算知道几个当事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部分人不由质疑起花容来,听说,这花容给自家相公戴了好几顶绿帽,那她刚才说的话可信吗?

    花容也没想到韩攸会来,但这未尝不是她的机会。在花容看来,韩攸心里始终放不下她。

    花容哭着就去抓韩攸的衣缘:“三叔……不,韩大人,邹氏她将我推下台阶,你要为我做主啊!”她说罢又向郭大人哭诉:“郭大人,我虽是下堂妇,可邹氏平白伤人……”

    郭大人:“这……”看向韩攸。

    韩攸低头看花容,这张满是泪水的脸,他早就没感觉了。要不是这些年顾着是亲戚,他甚至不愿多看这张脸。

    一枝总带雨的梨花,怎么比得上爽朗艳烈的海棠?

    更莫提如今知道了花容的真面目,再看她这博人怜惜的模样,韩攸感到恶心。

    “花容,你说是我娘子将你推下台阶?”韩攸问道。

    察觉到邹氏颤动,韩攸将邹氏搂得紧了点。他盯着花容,周身的气质让花容忽然觉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在花容的观念里,韩攸从来都是瞻前顾后的烂好人。这人往你身前一杵,你压根不用担心他会发脾气,还可以向他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然而眼下,从韩攸身上却弥散出一股严厉冷冽之气,像是官威,又像是单纯的冷气。

    这股气场很鲜明的拉开了花容与他的距离,花容不觉纳闷。但她仍是莺啼般啜泣:“是,我想与邹氏说话,她却反将我推下台阶,周围的父老乡亲都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韩攸打眼扫过围观人群,他们欺负他的姗姗!

    察觉到韩攸来者不善,再加之大家知道了花容是谁,这会儿反倒不确定花容的话了。

    韩攸轻声问邹氏:“娘子,你和我说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邹氏有些绝望的看了眼韩攸,别过目光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相信我,就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娘子,你一定要相信我啊,求求你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花容找茬,我想走,她要来拉我。我打开她的手,她就自己故意摔下去诬陷我。”邹氏终是说了
本章共5段,你正在阅读(第2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