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番外三:韩攸火葬场(3)

    邹氏见花容就觉得恶心, 当下毫不客气怼回去:“对, 我就是厌恶你!给我滚远点儿!”

    花容一怔, 周遭店里店外的人相继朝这边看过来。花容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, 眼睛蓦地就红了,她呜咽:“我知道你讨厌我,就因为我有个好出身, 是县主的女儿。如今我被扫地出门, 人人都看不起我, 你也该消气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周遭不明原因的人听了这话,顿时看邹氏的眼神就变了。合着这妇人自己出身不如人家, 见人家落魄了,就当街给人甩脸?

    立刻有人说道:“这夫人怎么这样。”

    怎么这样, 她怎么哪样?邹氏火冒三丈,瞪着花容嗤道:“收起你那副惺惺作态的模样!有多远滚多远!”

    “韩夫人,你……”两行眼泪滑出,花容红着眼睛哭泣,“我与你妯娌多年, 谦让和睦, 我究竟是哪里惹你不快?为什么对我这么大的怨气……我知道你介怀三叔对我的感情, 可我是无辜的。我只想好好伺候相公, 更没法去管三叔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这番话简直在往邹氏还没结疤的伤口上踩, 顿时痛上加痛, 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韩攸说, 他心里只有娘子, 桂妈妈说,老爷早在小姐出生的时候就容不得别人了。可是,花容的话依旧是那样伤人,提醒着邹氏,自己只是一捧灯火,普通还会灼烧人眼;而花容却是远在天边的月光,吸引人们仰头追逐。

    瞧瞧,就连围观之人都被楚楚可怜的月光糊住眼睛,指责自己:“原来是小叔暗恋嫂子,夫人你冲嫂子生气也没用,抓住相公的心才是正途。”

    亦有人道:“嫂子不都被休了吗?估计不是什么好货。”

    “这夫人自己也脾气不好,反倒是嫂子看着无辜,怪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邹氏气的不轻,抽身就走。花容伸手要去拉她手腕。邹氏反手拍开花容的手,谁想花容竟然失去平衡,一个踉跄跌坐在地,还因此滚落门口好几层的台阶。

    邹氏一惊,就见滚落后的花容,艰难支撑起身子。

    “韩夫人,你……你为什么要推我?”

    众人在花容滚落台阶时,跟着哗然。店里店外,所有人都被吸引来围观。

    邹氏怒道:“我什么时候推你了?哭哭啼啼栽赃嫁祸,你恶不恶心?!”

    “韩夫人,我知道你厌恶我……可我都已经不再是韩家人了,你为什么要对我赶尽杀绝?而且你明明都说不要三叔了……”

    花容捧心抹泪,就像是被打湿的惨雾,无助软弱到极致,反衬的就是邹氏火爆凌厉的态势。

    人都喜欢同情弱者,不觉就心中渐渐偏向花容。而花容的话,也让围观众人看邹氏的眼神更为不善。

    为人.妻者,说不要相公,可以理解。但既然都不要相公,何苦揪着前大嫂不放?

    还把这个可怜的大嫂推下台阶!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为花容说话:“有什么仇也不至于推人,给人扶起来道个歉吧!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脾气差,就会欺负老实人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欺负下堂妇呢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这下堂妇或许不怎么样,但人家都摔了,这人还这么理直气壮。”

    无数此起彼伏的声音响在耳侧,有质疑花容倒打一耙的,但更多的都是在指责邹氏。

    指责她脾气差,气量小。

    花容还在哭,邹氏气的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就因为她性子烈,不会装柔弱,花容只要哭上一哭,旁人就要站在花容那边压踩她。

    邹氏知道花容今天这一出是为了什么,不就是想膈应到她吗?

    花容清楚,怎样最能刺激到邹氏,无疑她也成功了。

    甚至,邹氏忽然觉得,花容即便
本章共5段,你正在阅读(第1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