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 番外三:韩攸火葬场(2)

    韩攸知道, 自己被休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偏帮大房, 委屈妻女, 让姗姗对他的包容日渐消磨;说要改变自己, 给姗姗希望,却又因那十两银子惹出韩茹勾引孟庭的事, 惹得姗姗绝望。

    他始终在想,他做错的这些事,根本问题出在哪里。

    如今终于彻底明白。

    他是姗姗的相公, 轮不到去管花容的事。即便花容嫁得是他大哥, 那也是大房的事。

    是他的烂好心,助长了大哥吸血的势头。从花容嫁给大哥开始,除非是原则上的大事, 否则都不该他出手。

    若不是姗姗为着强嫁他的事心虚,也不会忍他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他错在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,没有尽到为人夫、为人父的责任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, 韩攸心态也变了。

    他还是继续给邹氏送东西,但却再也没流露出可怜祈求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错的离谱,又错的狠, 唯有慢慢再把姗姗的心焐热回来,哪怕要花三年五载。

    他没有资格卖可怜。

    就这么送东西、递拜帖、送东西、递拜帖, 几个月过去了。

    其间,庶人魏愠逼宫失败、魏愠与汾阴伯相继被惩、韩嫣被发现有孕等事情, 一一演来。

    而邹府从没收过韩攸送的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韩攸还在继续送东西、递拜帖, 锲而不舍。

    直到开春时分, 某一次他送了盒螺子黛过去时,桂妈妈说道:“韩老爷,夫人说了,这次就收下您送的东西。但请您日后不要再来打扰她的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韩攸心里先是一阵狂喜,又是一阵酸楚。

    他将螺子黛交给桂妈妈,说道:“麻烦你告诉姗姗,我还会继续来的。还有,我有些话也想请你转告姗姗。”

    “韩老爷请说。”

    韩攸虚咽一口,认真道:“告诉姗姗,我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。我不求姗姗原谅我,但我会争取,争取姗姗回心转意。我不会再做烂好人,旁人的事都与我无关。还有,嫣儿是我女儿,以后不管她遇到什么难事,我都会尽全力给她撑腰,再不会向从前那样了。”

    韩攸说罢,从衣服里掏出一封信笺,递给桂妈妈:“还有些话想说的,我都写在这封信上了。请你转告姗姗,并把信给她看。”

    桂妈妈应下。

    半晌后,看过信的邹氏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她显得有些疲倦,放松自己瘫靠在花梨木椅子上,袅袅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韩攸,你可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后面的声音渐次低下去,融在照入屋中的夕阳红光中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”什么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春日来临时,许多人的生活都有了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像韩攸所知道的,孟府的表小姐刘静娴在太学里站稳了脚跟,做出了成绩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黎首辅的儿子黎睿刑狱期满,被从牢里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黎睿一出来,黎家就给他办婚事。

    各种流程都已经走完,就等着新郎官就位,迎娶韩敬的女儿韩芳。

    韩芳出嫁那日,韩攸被请到大房去吃酒。

    邹氏也被请去了。

    韩攸当然没心情看韩芳出嫁,他光顾着在满院宾客里找邹氏。

    当韩攸找到邹氏时,邹氏在和一个男人说话。

    韩攸远远看到那男人,他愣了一下,认出了这人是谁。

    ——阳泉伯。

    当年本和邹氏有婚约的人。

    邹氏在嫁给韩攸前,她嫡母给她定了门亲事的。当时的流程走到了“小订”,即口头定下。

    大魏朝的婚姻礼仪,订婚分“小订”
本章共5段,你正在阅读(第1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