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 番外三:韩攸火葬场(1)


    韩攸张了张嘴,却因着沮丧而喉咙哽住,没能发出声音。他两条视线希冀的盯着邹氏,挣扎着想要起身。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试了几下却没能起来,屁股还在疼,下半身整个跟丧失了知觉似的。韩攸为难的一叹:“娘子,我起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邹氏艳丽的脸上掠过一抹意味不明的暗光,她冷笑了一声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韩攸本来就沮丧又焦急,又见邹氏理也不理他,一时间更加焦急。他猛地一用力,胳膊在地上一撑,终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腰酸肉痛,韩攸也顾不得,急得喊道:“姗姗!”

    邹氏侧过半个身子,乜了韩攸一眼,冷笑:“这不是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韩攸一瘸一拐向邹氏走去:“姗姗,你别赶我走……”

    邹氏没理韩攸,转身进了屋。

    回应韩攸的是邹氏关门的重重响声。

    韩攸望着门板,那神情,说一句望穿秋水亦不为过。他艰难的拖着身子,摇摇晃晃到了门板前,贴在门上,低声下气道:“姗姗……”

    桂妈妈看着韩攸,不由自主摇了摇头,无声叹口气。

    桂妈妈走到韩攸旁侧,轻声道:“韩老爷还是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韩攸垂下眼眸,眼中沮丧如秋日里被风吹落的叶子,无依无靠的黯然下去。

    他握住拳头想敲门,却又犹豫着把拳头收了回来。他嘱咐桂妈妈:“外头那棵树,找人砍了吧。汾阴伯心思叵测,不能不防。”

    桂妈妈道:“您放心,老奴会为夫人的安全着想。”

    韩攸这才离去。

    他是一瘸一拐走出邹府的,身体上的痛厉害的很,可韩攸却觉得身体上的痛根本比不过心痛。

    姗姗现在是连看都不想看他啊……

    也就只有他为姗姗挡马车时,还有他摔下墙头时,姗姗才会露出担忧的神色。

    夫妻多年,他怎么就将姗姗推到这般心如死灰的境地呢?

    拖着生痛的躯体回到家,韩攸心情很差,也懒得去请郎中给自己瞧瞧了,就这么做完了公务后,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结果,第二天,腰以下一直到大腿,全肿了。

    肿得不轻,走路都成问题。韩攸只好让下人去宫里告假,不去上朝了。甚至他这个样子,连善金局都没法去。

    韩嫣在听说爹受伤后,便带着馒头来探望韩攸。

    韩攸整个人趴在榻上,头发也不梳,神采凋敝。韩嫣瞧着怪可怜的。她抱着馒头坐在了韩攸身侧,把馒头放在韩攸跟前。

    馒头大约知道自己的使命是哄韩攸开心,遂趴在韩攸跟前,让韩攸摸它。

    “嫣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韩攸一边摸馒头,一边把自己对邹氏的担心都告诉了韩嫣。他是真的担心,汾阴伯会去伤害邹氏。

    韩嫣听罢回道:“爹放心,当初孟郎为了保护家宅,曾雇了几名女死士。她们很可靠,我去请她们上娘那儿保护她。我给娘送人,娘不会不接受的!至于汾阴伯,我和孟郎已经计划着把他们阖家拔.除,他们蹦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韩攸听了,面色这才好转一些。

    韩嫣又拿出一个精致的雕花小瓶:“爹,这是孟郎特意弄来的跌打伤药,比寻常的药膏要好许多。您抹上了,康复的快!”

    韩攸接过药瓶,感激的看着女儿。

    待数天后,韩攸总算能正常下地走动了。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邹府旁,看那棵树有没有被砍掉。

    结果发现那棵树被砍了,韩攸心里踏实了点儿。

    接下来,韩攸还是总往邹府跑。他想着邹氏不理他,那他努力去找邹氏,次数多了总能换得邹氏理他一次吧?

    他一
本章共4段,你正在阅读(第2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