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章 为她念话本

累。”

    孟庭说道:“岳父到底是个心软之人,陷入两难境地,未尝不是性格所致。”

    韩攸问:“孟庭啊,这事要是换成你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孟庭淡淡的、也笃定的回道:“小婿会将她两人拿下,送交官府,状告她们当街勒索生事。”

    韩攸讷讷失语,眼中浮上来的悔恨和自责更加浓烈,眼底甚至多出了一股十分嫌弃自己的神色。

    其实孟庭说的,他在事发当时又何尝没想过呢?甚至围观百姓里都有喊着让他把花容母女送官的。

    只要他态度坚决点,敢来硬的,未尝制不了花容母女。可偏偏他性格温吞,总是瞻前顾后,最后只能拿出十两银子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韩攸心里充斥起对自己的嫌弃。

    就因为他这样,让姗姗和嫣儿受了那么多委屈。

    他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“岳父,饮些茶水吧。”见韩攸神色凋敝复杂,孟庭善意的提醒。

    韩攸一路奔波,的确是已经很渴了。只是心里装着事,连茶水都喝不下去。这会儿听了孟庭的提醒,终究是叹着气端起茶杯,喝下几口茶水。

    茶水下肚,带着温热舒缓的清冽香气。韩攸这方发觉自己已是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这时孟庭说道:“其实,岳父在某些方面,与小婿有相同之处。”

    韩攸看向孟庭。

    孟庭也饮了茶,声线平淡道:“岳父不善表达自己,于感情之事迟钝,小婿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默了默,像是在思虑什么。韩攸等着孟庭继续说,却不想孟庭竟是说道:

    “不瞒岳父,其实小婿与嫣嫣起初决定成婚,并非是因为一见钟情。那只是我二人为了安抚双方父母,商量达成的一致口径。”

    韩攸一怔,紧接着就惊得瞪大了眼睛。距离孟庭和韩嫣成亲已过去一年半了,当初韩攸和邹氏都有怀疑过两个孩子并非一见钟情,只是见孟庭和韩嫣越过越亲密,韩攸和邹氏也没必要追究。

    眼下听孟庭这般说,韩攸心里倒有一种“果然是这样”的想法。

    孟庭继续道:“小婿和嫣嫣决定成亲的原因,相信岳父能猜到。”

    韩攸缓缓点了点头:“嗯……是因为韩茹和曹世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孟庭道,“嫣嫣咽不下那口气,想要与小婿结盟。小婿当时因为母亲被韩茹刺激得心疾发作险些身亡,一怒之下,便答应了嫣嫣。我二人起先表现出的恩爱幸福,均是做戏。但后来的日子却是当真恩爱幸福,视彼此为心头肉。”

    孟庭说到这里,眼中流露出一抹温情:“请岳父恕小婿无礼,小婿说这些,是想告诉岳父。小婿与嫣嫣之间也发生了不少矛盾和分歧,小婿就同岳父一般不善于表达自己,导致与嫣嫣感情渐深后也总有隔阂。直到桃山赈灾中,嫣嫣断了腿,小婿追悔莫及,为何没能早些将所有的感情和温柔都交到韩嫣手里。是以,岳父今日的心情,小婿感同身受。岳父与小婿有相似之处,岳母何尝不与嫣嫣相似?”

    将心里话都说给韩攸,孟庭眼中流露出的温情也渐渐加深,他情不自禁想到了和韩嫣在一起的种种。

    也许他该庆幸,他没有像韩攸那样总是伤妻子的心。所以他和嫣嫣才能始终携手,一起化解矛盾,彼此情意相通。

    孟庭静静凝望韩攸,说道:“嫣嫣一直很想知道一件事,请岳父恕小婿替她问出。岳父如今心里的人,是岳母,还是大伯母花氏?”

    韩攸一窒,紧接着苦笑出来,黯然伤神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孟庭啊,事到如今,我也不怕你笑话。其实这些年里,很多时候看着大嫂在我面前哭,我心里并没有什么波动。反倒是姗姗一生气伤心,我就急得很。后来我决定分家,搬出去后,心里其
本章共3段,你正在阅读(第2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