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章 为她念话本

    韩嫣惊呆了。

    韩攸这番话带给她的讯息过多, 她没办法一下子就消化。

    昨天孟庭回府后,和韩嫣说了邹氏和韩攸吵架的事情, 韩嫣也因此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先前韩嫣就觉得, 但凡爹做出让娘失望的事, 以娘的性子,多半就是和离的结局。所以韩嫣在听了孟庭的叙述后, 打算次日就和孟庭一起去探望邹氏和韩攸。

    可还是晚了。

    邹氏的性子终究是比韩嫣要爆烈的多,也更加的决绝。她竟是连夜就收拾了东西, 写了休书丢给韩攸, 不辞而别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一向快语能说的韩嫣,竟不知要怎么安慰韩攸。她唯有道:“爹, 您先别难过。”

    韩攸如何不难过?从他拿到休书开始,到狂奔去豫城伯家里, 再到失望而归, 找到韩嫣面前……

    这一路,韩攸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这时, 孟庭过来了。

    孟庭在听闻韩攸上门时, 就意识到可能发生了大事。当他看到韩攸那复杂的表情时, 心中的猜疑也差不多得到了证实。

    孟庭从韩攸手里拿过了那纸休书。

    面不改色看了一遍,孟庭心里确是微有震惊。邹氏的烈性子, 当真比嫣嫣更甚。以邹氏这种性子, 能忍受韩攸偏帮大房十几年, 俨然是因着她逼婚韩攸心中有愧, 再加之确实对韩攸情根深种。

    然而,再深的情,若是始终遭受委屈和失望,也会输给累的心。

    孟庭将休书还给韩攸,他伸出一手轻轻拍了拍韩嫣的肩头,安慰道:“嫣嫣,不要难过。”

    韩嫣朝孟庭摇了摇头:“我没事。”她嘟了嘟嘴,叹气道:“就是我娘,直接就走了,连我都不告诉。不知道她会去哪儿,我有些担心。”

    孟庭想了想,中肯道:“有桂妈妈陪着,岳母那边可以放心。我想,待她安顿好后,自然会联络我们。”

    孟庭说罢,看着韩攸那仿佛是失了一半灵魂的模样,心头亦是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孟庭向韩攸施了个礼:“岳父,小婿有些想法想单独与您说。”

    韩攸强笑着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韩嫣看了看两人:“爹和孟郎先说话吧,我等会儿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孟庭颔首,又拍了拍韩嫣的肩膀,转眸对紫巧道:“照顾好嫣嫣。”

    紫巧应下,推着韩嫣慢悠悠的走了。孟庭则请韩攸进正堂说话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正堂面对面坐下,有丫鬟过来上了茶。孟府的茶水都是顶好的,不是君山银针就是六安瓜片,这些在大魏朝的官员中甚为流行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韩攸连喝茶的心情都没有。他端起了茶杯,却沮丧的喝不下去,只好又把茶杯颤颤的放回桌子上。

    韩攸叹了口气,问道:“孟庭啊,你要和我……说什么?”

    孟庭面色浅淡,韩攸不饮茶,他也就不托着茶杯了。孟庭礼貌而语调淡淡:“岳父请恕小婿直言,岳母之所以愤而出走,怕是因为无法承受失望的落差。这些日子岳父给了岳母不少希望,岳母对岳父便日渐抱有期待。而人越是抱有期待,一旦破灭,便越可能陷入绝望。”

    这个道理韩攸明白的,期望越高,失望越大。而他借给韩茹十两银子令韩茹得以混进孟府这件事,给邹氏造成的已不单单是普通的失望,而是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孟庭又问:“那日的事情,来龙去脉究竟为何,还望岳父告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韩攸点了点头,将那天他被花容和韩茹双双要钱的全过程,都讲给了孟庭。

    韩攸说罢,难过道:“我要是不给钱,大嫂断不肯离去。她拿命逼我,我怎么能因为十两银子就摊上一条人命?我要是摊上人命了,姗姗和嫣儿还有你都要被我连
本章共3段,你正在阅读(第1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