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章 花容的真面目

    听了韩茹的话, 董太君和花容的笑颜凝固, 两人有瞬间僵硬。

    接着花容倒抽一口气,惊讶瞪大眼睛, 看着韩茹。

    董太君脸色变得有些阴沉,道:“茹儿, 话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韩茹面色难看,眼中挥之不去的愁容中更添一抹急躁。被祖母和母亲使劲盯着, 韩茹也顾不得什么了,说道:“祖母、娘, 我也不知道肚子里这孩子究竟是曹元亮的,还是曹牧的!”

    董太君忙问:“谁是曹牧?”苍老脸上阴沉之色更甚。

    韩茹心一横, 说道:“是……公府管家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董太君面容上的阴沉已经沉到了谷底去了, 面罩乌云, 浓重的化不开,“茹儿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!”

    韩茹重重喘了口气, 蓦然就升腾起怒色来:“都是曹元亮不好!负心汉,他是负心汉!他背着我和绿浓勾搭成奸。还有绿浓那个贱婢!居然勾引曹元亮, 还借着身孕被国公夫人抬了姨娘!贱人!都是贱人!曹元亮还为了那个贱婢叱骂我!既然他对我无情,也休怪我对他无义!他背着我和别的女人欢好,我也可以找别的男人!”

    她说着说着眼睛红了,思及和曹元亮从前的情谊, 再想想自己被抛弃和背叛, 韩茹感到无比伤心。

    她对曹元亮还是有情的, 伤心催泪,泪水滑到眼角似要落下。

    “亏曹元亮还是国公府的世子,竟是比不上曹牧那个下奴更让人舒心!”韩茹咬牙切齿道,“我和曹牧在一起两个多月了,曹牧是真心爱我。这次我能拿到公府三分之一的中馈,曹牧功不可没。而曹元亮呢?从我嫁给他开始,他始终不敢向国公夫人帮我讨要中馈!他凭什么还指望我一心一意守着他?凭什么?!”

    韩茹的泪水最后还是落下来了,沿着腮帮滑落在地,把她一张芙蓉面打湿了。

    韩茹自怀里掏出张帕子,愤愤擦了眼泪。她道:“我不知道这孩子究竟是谁的种,祖母、娘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对上花容的视线,花容看起来也纠结极了,频频捏着手里的帕子,朝董太君投去求做主的眼神。

    董太君的脸色已是说不出的难看了,她呼了口气,又是生气又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作孽啊你!”董太君不由的砸着她的鹿头拐杖。拐杖磕在地上,发出咚咚的响声,听来沉闷。

    她连着磕了好多下鹿头拐杖,才停了下来。董太君沉默了会儿,语调沉冷道:“你是汾阴公府的世子妃,你的孩子,自然是曹世子的。”

    韩茹身子微微颤了颤:“祖母……?”

    董太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韩茹,气恼的别开视线不再看她,而是盯着地面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就算责备韩茹又能怎么样?韩茹是她最喜欢最器重的孙女,她这次虽错得离谱了,但也怪那曹元亮辜负她在先,茹儿也是受了伤害才犯了错。

    到底是自家孙女,董太君必须得护着。要不然,要是让汾阴公府的主子们知道了韩茹肚子里的孩子生父不明,这可就连累整个江平伯府了!

    “茹儿,你的孩子是曹世子的,只能是他的。”董太君蓦地语调一沉,狠狠看向韩茹,“你给祖母记着!记好了!”

    董太君凌厉的气势充满了整个融乐堂,她带着怒意的话意给人一种压迫感。纵然平日里韩茹总与董太君撒娇,此刻也因董太君的气场而发憷。

    花容小心察言观色,亦说道:“母亲说的不错,茹儿,你的孩子自然是世子的。茹儿你可要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啊,千万不要做出糊涂的事来。”

    韩茹当然也明白这事非同小可,她如今好不容易在汾阴公府立足,可不能因为这个孩子而前功尽弃!

    相反,要是能利用这个孩子让自己的地
本章共4段,你正在阅读(第1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