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章想生孩子

    邹氏的伤有些严重, 面积很大,整个左手小臂上几乎全是烫伤。

    韩嫣一眼看去, 不由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邹氏和韩攸都没看见韩嫣。邹氏此刻坐在榻上,将一个小方桌子摆在身侧, 邹氏把小臂放在方桌上。韩攸坐在方桌另一侧,用手蘸着一钵莹白药膏,一点点的涂抹在邹氏的烫伤上。

    那药膏一沾到伤口,便带来冰凉的感觉。药膏舒缓了烫伤处那种火辣辣的炙热,但也犹如冰凉的针般扎得伤口刺骨作痛。

    “你轻点!”邹氏忍不住低呼。

    韩攸动作变得更小心翼翼,每每将指头落在邹氏伤口上, 都带着试探性。他一边说:“娘子、娘子你忍忍啊, 就快抹完了。”

    韩嫣走近, 韩攸余光里望见她, 不由转头看来。

    韩攸一怔, 吃惊道:“嫣儿, 你来了?怎么走路不声不响的。”

    韩嫣道:“您怎么才发现我?”说罢就走近邹氏身边, 将孟庭备下的上好药膏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娘怎么烫成这样?”近距离看邹氏的烫伤, 更为触目惊心,韩嫣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她向韩攸道:“爹,您先歇一歇吧, 我给娘擦药!对了, 孟庭备了些上好的烫伤药膏, 让我带过来给娘用。孟庭说, 这药膏用了能恢复得快些。”

    韩嫣说话间, 韩攸往旁边挪了挪,给韩嫣腾出个位置。

    韩嫣坐在了邹氏对面,她用指头蘸了韩攸刚才用的药膏,继续给邹氏抹药。

    邹氏依旧很疼,但是见着心爱的女儿这么体贴孝顺,邹氏纵是胳膊再疼,心里也是甜的。

    邹氏忍着不再叫唤,笑着说:“还是嫣儿手劲儿好,不像你爹,快把我疼死了。”

    韩攸老脸泛红,讪讪道:“为夫的错,为夫的错……”

    不由自主的,韩攸心里竟有点发酸。在他女儿心里,邹氏排第一、孟庭排第二、他这个当爹的垫底;如今在他娘子眼里,女儿排在前,垫底的还是他……

    过了会儿,韩攸想起府里有祁临帝赏赐下来的冬枣,便说道:“嫣儿,你先陪你娘说说话,我去叫人给你们洗冬枣吃。”

    韩嫣答是。

    韩攸离去了,屋子里只剩下母女两个。

    有些话,韩攸在这里不方便说。邹氏看了眼韩攸离去的背影,轻声和韩嫣道:“孟庭那小子真是出人意料,忽然就成了中书侍郎。你爹告诉我的时候,我恁是不敢相信。快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韩嫣点点头,一边擦药,一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邹氏。

    说完了,韩嫣自责道:“我起先被他瞒着,不知道他是因为我才去给圣上效力,于是我一怒之下找了个搓衣板罚他跪下。我们因此闹了点不愉快,好在我们和解了,娘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邹氏听了事情的经过,有些震惊,没想到孟庭竟会为了她的女儿,做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女婿疼爱女儿,这是邹氏身为丈母娘最想看到的事,然而,当听到韩嫣复述搓衣板事件,邹氏便不悦了。

    “嫣儿,你看看你,你怎么能让孟庭跪搓衣板呢?他忙上忙下还不是为了你们的家?”邹氏含着责备的笑,抬起左手,在韩嫣额头上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韩嫣鼓了鼓腮帮说:“我知道错了,赶紧就去向孟庭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不妨邹氏又道:“虽然,我也这么罚过你爹。”

    韩嫣:“……”她听到了什么?

    邹氏索性把这段事讲出来:“你爹什么德性你还能不知道?有一次我被他气得狠了,就罚他跪在一个长得奇形怪状的水果上。”

    韩嫣狐疑的看着邹氏,奇形怪状的水果?

    “那水果是过节时,先帝赏给大小官员的。据说是南部番邦进贡
本章共3段,你正在阅读(第1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