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章为9她读诗

    孟庭在听到“话本子”三个字时, 几乎是反射性的皱眉。

    虽然他对韩嫣动了心, 喜欢了, 但对于话本子却依旧很是排斥。

    他是读四书五经、文法史籍长大的,书对他来说, 是春华秋实、是浩浩山河。

    他于书中徜徉, 与先人的智慧触碰,与大儒的才情共鸣。书卷对他而言,乃是高雅和情操, 乃是仁义礼智信。

    那些泛黄的纸张、方正的文字、久远的墨香,是孟庭的信仰。

    而话本子这种有着书卷外皮,却包裹着不正经内容的东西,与孟庭的信仰理念相悖。他可以不在意韩嫣喜欢读话本,他尊重妻子的兴趣爱好。但他自己是压根不想碰这种东西,只觉得这是对他文人学士身份的亵渎。

    其实孟庭隐隐觉得, 是不是自己过于清高死板了。可他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, 改变不了, 他从骨子里视话本这种东西为低俗无用之物。

    是以, 面对韩嫣的请求, 孟庭只能是温声回绝:“嫣嫣, 我不愿看话本。”

    韩嫣原本用期待的眼神看孟庭, 待听了孟庭的答案,她眼中的期待之光迅速灭去。

    不失落是不可能的, 韩嫣甚至觉得心里有点酸。果然, 美梦就只能是美梦, 不能成为现实吗?

    韩嫣克制不住的再道:“你喜欢我,又睡了我好几次了,连给我读一个故事都不肯吗?”

    孟庭心里一抽,他想说“睡了她好几次”这个和读故事有什么因果关系?而更让他啼笑皆非的是,她永远都是想什么就说什么,那些对旁的女子来说难以启齿的羞臊话语,她总能说得如此坦然。

    反正如今孟庭已经越来越适应韩嫣的语出惊人了,虽然还是会被“惊吓”到,不过比起初识时简直要好太多。

    孟庭抬手抚了抚韩嫣的发顶,算作安慰她,同时语重心长的和她讲道理:“嫣嫣,我们签过姻缘契约。其中写道,若是干涉彼此兴趣爱好,便要学狗叫三声。”

    这下换韩嫣被“惊吓”到了,她差点忘了还有这茬!

    一不留神,韩嫣被猪骨汤呛到了,连连咳嗽。

    孟庭眼底划过一抹心疼,忙贴近韩嫣,手在她背后拍起来。

    “嫣嫣,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韩嫣咳嗽了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,眼泪都咳出来了,挂在眼角上像是透明的珍珠似的。

    孟庭又抬手,用拇指抹去韩嫣眼角的眼泪。他的动作略显笨拙,带着点补偿的惭愧。

    他又问:“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韩嫣点了点头,她从怀里掏出贴身的帕子,将眼角的泪痕彻底擦去。边擦边斜着眼睛看孟庭,有些郁闷的呼出口长气。

    孟庭搬出他们的契约,有理有据,她没法反驳。且韩嫣也意识到这事是自己做得不厚道,她明知道孟庭抵触话本子,又怎能逼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呢?

    果然美梦就只是美梦,梦和现实八成是反的。

    何况那梦还是她大白天做的,嗯,白日梦。

    韩嫣唯有作罢,她想了想,说道:“那你为我读诗可以吗?《白鹿青崖》我还差后面十几页就看完了。”

    孟庭道:“好。”读诗他自然是欣然同意的。

    按照韩嫣之前所说,她把《白鹿青崖》藏在了床褥和床板之间。孟庭起身去找书。

    韩嫣回头望着孟庭的背影,看到他掀开珠帘走进内室,韩嫣不由黯然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大约是她不切实际的奢念吧,她是真的希望,有一天能像梦里那样,躺在孟庭身边,听着他亲口念的话本故事,酣然入眠。

    可是孟庭他,到底是瞧不上话本的。

    说不定他还因为话本的缘故,有点嫌弃她呢。
本章共3段,你正在阅读(第1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