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章7嫣嫣被抓包

的过节就等私下里再算,不必当着大家的面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汪编修正义感强,也跟着道:“恕下官直言,曹夫人言语太不好听了,应该向孟夫人道歉。”

    韩茹瞬间炸了:“道歉?”她宛如听到什么笑话般:“让我给韩嫣那个贱人道歉?凭什么!”

    汪编修眉心灼然一跳:“曹夫人这样就欺人太甚了!”

    一个小姐附和:“是啊,欺人太甚了。曹夫人若是静不下心不愿意玩,那不玩就是了,何苦拖累得大家都玩不好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有几人附和,将韩茹怼得一时没说上话。

    在场中人不乏出身比韩茹高的,甚至还坐着一个郡王府的世子和一个国公家的县主。他们连汾阴侯府都未必看得上,又何惧韩茹?

    也因为有这几个身份贵重的人在,韩茹想发怒都不敢。想想她在江平伯府里众星拱月的优越,再看看如今光景,韩茹恨的指甲都快戳进自个儿掌心了。

    她身子颤抖,不甘道:“孟大人和韩嫣当众卿卿我我,伤及风化,你们都不在意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在意?”最先诘责韩茹的那个年轻夫人说,“新婚夫妻浓情蜜意,本就是人之常情。再说了,每个人对诗的时候,孟大人和孟夫人都不曾出声干扰。他们是待大家对完了诗,才互相剥个水果什么的。反倒是曹夫人口出恶言,实在不堪入耳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韩嫣接上话,艳笑道:“韩茹,‘伤及风化’这四个字,你好像没资格说。”

    宛如一记重拳捶在韩茹脸上,半边脸连着眼窝都被打得青紫不堪。在场谁不知道韩茹是怎么做上侯府少夫人的?不过是大家一起曲水流觞图个乐子,懒得嘲笑排挤她罢了,心里却都巴不得和这种人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眼下韩嫣毫不客气将这层窗户纸捅穿,顿时,大家看韩茹的眼神都变了。

    韩茹几欲要骂人。

    “茹儿,你别生气,咱们就先好好玩。”曹元亮小心翼翼开口。

    他不开口也就罢了,一开口,韩茹更气不打一处出。

    这个懦弱的男人,刚才她被这么多人围攻,他也不帮她说句话,现在还劝她息事宁人!

    韩茹气得眼睛都红了,眼看着就要破功,这时丫鬟绿浓上前唤了声: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音提醒了韩茹,韩茹终究狠狠一咬唇,抄起手里铜殇往曲水里一按。

    铜殇溅起水花,众人见韩茹这是要继续玩游戏的意思,也就不再盯她。当然韩茹这恼怒之态,却是令在场众人都心中不屑的。

    铜殇顺水漂下,韩茹死死盯着铜殇,心里一个劲儿的念叨停在韩嫣那贱人面前!

    可铜殇从韩嫣面前顺利流过,韩茹眼中一暗,接着却见,铜殇在流经孟庭面前时转了个圈!

    竟是轮到孟庭!

    韩茹眼中顿时亮起来,以仇恨的凶光盯着孟庭,道:“竟是轮到孟大人了,请孟大人听好,我的题目是‘神女’。”

    韩嫣在看到铜殇到了孟庭面前时,就觉得没好事。若孟庭的上家是旁人就罢了,现在韩茹是上家,岂能不刁难孟庭?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也都是这么想的,果然就听到韩茹又说:“题目是‘神女’,但三句诗中不能出现‘神’字、‘女’字、‘仙’字、‘人’字、‘天’字!孟大人满腹经纶,不知能不能对出来。”

    韩嫣不由皱眉,限制这么多?韩茹当自己是制定规矩的吗?

    她欲出声,却见孟庭眼皮都没抬。他又拈起个葡萄,细心的剥起来,不假思索道:

    “精卫衔微木,将以填沧海。”

    “帝子降兮北渚,目眇眇兮愁予。”

    “瑶姬一去一千年,丁香筇竹啼老猿。”

    精卫是炎帝之女;帝子是指娥皇女英,二人
本章共4段,你正在阅读(第2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