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我们圆房们吧

    震惊之感排山倒海的涌来, 韩嫣听罢邹氏的故事,小嘴微张着, 半晌都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在今天之前, 她从不知道自己的爹娘和大伯母之间还有这样的渊源;更想不到的是, 看似琴瑟和鸣的爹娘, 起初竟然是以娘逼婚爹的方式成的亲。

    这一切颠覆了韩嫣十几年的认知, 她半晌都没能完全消化接受。

    而同时的, 韩嫣心里也生出一道诡异的念头。她怎么觉得,娘逼婚爹的情形听起来那么熟悉呢?

    约吃饭,在包厢里,求着对方娶她……

    这好似和自己当初找孟庭成亲时的种种非常相似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就是, 自己起先没能说服孟庭成亲, 原打算歇一歇再战的。岂料狭路遇到曹元亮和韩茹,韩茹大放厥词, 刺激得刘氏突发心疾,险些没了性命。孟庭因此恨上了韩茹和曹元亮, 这才改了主意要成亲结盟。

    而娘, 却是在爹面前脱衣服, 逼得心软又守礼的爹娶了她。

    韩嫣扪心自问, 脱衣服这个招数她当初是真没想到的。并且也不知道若把这等招数用在孟庭身上, 孟庭会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感觉娘比她狠多了。

    这道诡异的念头有点不合时宜,韩嫣稍微想了想就没再想了。她看向门口处, 门外韩攸已经不再拍门了, 但他的身影还映在门板的纸上。

    他还站在外面等着, 行为不可谓不殷切关心。

    昔日的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,娘和爹也在一起二十年。韩嫣总觉得,爹心里是有娘的。

    如果爹心里没有娘,不会每次娘一生气伤心了就赶紧来哄着,更不会把那么多的耐心花在娘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,韩嫣也明白邹氏为什么会觉得韩攸心里没她。这些年韩攸对大房那么帮衬,任由大房吸血,显然是因为花容在大房。他看不得花容过拮据日子,才给他们吃给他们喝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韩嫣更为邹氏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韩攸偏帮大房,这在不知内情的韩嫣看来,顶多是爹心软架不住手足之情;可在知晓一切的邹氏看来,便是满心爱慕的人从头到尾都在为了别的女人忙前忙后,这对邹氏来说何其心酸痛苦?

    “你爹是我选的,我明知道他心有所属,依然非要嫁他不可。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我也做好了承担一切后果的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邹氏唇角牵起一道忧伤的弧度,低声喃喃:“平心而论,他对我很好了。他不爱我,我也没资格怨恨他什么。可我不能忍受的是,他为了花容为了大房竟然委屈我的嫣儿。他凭什么这么对待自己的女儿?甚至韩茹都欺负到你头上来了,他竟还瞻前顾后。”

    邹氏说着说着,眼泪又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韩嫣不忍极了,她松开邹氏的手,继续用帕子给邹氏擦眼泪。

    擦得差不多了,韩嫣挽住邹氏的胳膊,轻轻将头靠在邹氏肩上。

    她说:“怪不得刚才娘看见爹和大伯母在一起,会是那样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怕是在邹氏看来,花容是她永远无法企及的对象。

    她是陪伴在韩攸身边的灯火,花容则是远在天边的月光。月光再远再遥不可及,人们却都仰头追逐月光,而无视身边的灯火。

    而当有一天,她看到花容拽着韩攸的袖子,那画面就好比韩攸终于触及了他心心念念的月光。

    那么灯火还有容身之地吗?

    韩攸才答应过她,要试着改变,再也不偏帮大房的。可想而知,那样一幕对邹氏而言宛如最深重的背叛。只瞬间,她便愤怒绝望到极点。

    现下,被韩嫣亲昵的贴着,听着韩嫣轻轻的呼吸声,邹氏慢慢的冷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邹氏想,她可能的确错怪了韩攸。事实或许就像韩攸所说的,花容跑
本章共4段,你正在阅读(第1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