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走着瞧+下聘

    韩茹正向韩嫣扑去, 江平伯冲上来,硬是将人拽回来。

    江平伯已在气头上, 也不在意手上的力气。韩茹那细嫩的手腕被江平伯抓得一片青紫色,疼得韩茹不禁嘶叫。

    江平伯理也不理韩茹的惨叫, 直接把人甩向花氏。花氏手忙脚乱的抱住被甩来的韩茹, 怯怯朝江平伯望一眼。

    对上江平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, 花氏不禁楚楚可怜的嘤咛一声,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瞧瞧你生的女儿,将伯府的脸面都丢尽了!”江平伯斥了花氏一句, 毫不掩饰语调里的怨怪。只是碍着家族的人都在这儿,加之花氏这么多年也是恭顺有加、惹人怜惜,江平伯申饬了她一句也就没再说了。

    韩茹不服,面色凌厉似还要闹腾。

    花氏赶紧抱住韩茹的胳膊, 面色涨得红白相加, 哀哀道:“茹儿好了, 冷静点, 先这样吧。别再惹你爹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就连忙朝着韩攸嘤嘤:“三叔息怒, 茹儿口不择言, 我会管教她的。”

    韩攸一窒, 眼底有一抹复杂之色划过,被他微微错开目光,飞快的压下去。

    邹氏看了韩攸一眼, 眼底深了深。她又看向花氏, 目光一下子就变得莫测难辨。似乎对花氏既抵触怨恨, 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憋闷深意。

    邹氏胸膛起伏了一下,忽而生了微凉如雨的笑意,语调如薄薄的刀片直往花氏肉上刮:“你是该管教你的好女儿!别以为你我是妯娌,我就不敢亲手打她给我的嫣儿出气!嫣儿刚才的话一句也没说错!从头到尾不要脸的都是你的好女儿!”

    花氏哽了哽,面色涨得更红,因着难堪和屈辱,嘴唇不由咬得发白。

    对比邹氏撸着袖子的泼辣森厉,花氏就像是一只没有荫蔽的柔弱小鸟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因着视线角度的问题,韩嫣没看到韩攸和邹氏方才异样的神色。

    瞅着江平伯和韩茹,韩嫣讥笑一声,说道:“我今天来参加家族会,就是要公布我和孟庭的喜讯的。现在公布完了,行了就这些。后天孟庭会来提亲下聘,下个月十五我出嫁。孟庭很重视我也爱惜我,我会过得很好的,会比韩茹你过得好一百倍!”

    韩嫣说罢,干脆利落拍拍手,转身就走:“我回去了!”

    邹氏最后意味深长的望了花氏片刻,又狠狠剜了韩茹一眼,快步追上韩嫣:“我也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途经韩攸身边时,邹氏看了眼韩攸。

    韩攸尴尬的笑笑,向着江平伯和二老爷相继点了下头:“大哥二哥,三弟就先和妻女回去了。”说罢跟上邹氏,夫妻两个把韩嫣夹在中间。

    三人离去,只撇了大房二房一大群人在这里。气氛一时还是乌烟瘴气的,回不过来。

    那些庶子庶女们多是看看热闹,亦或是不敢发出声音怕惹来江平伯和韩茹迁怒。这其中还夹杂着二老爷那只鹩哥唱戏文般的叫声,以及大花猫懒懒的“喵——”。

    江平伯心情不爽到极点,没好气叹了声,摆手道:“都散了吧!今天这事谁都别往外说!要是丢了伯府的脸面,休怪我无情了!”

    大房的一众人赶紧站起身,唯唯诺诺的行礼答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嫣一家三口快步离开了正堂,朝他们三房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三人这会儿很有默契,步子都迈得又快又急。就连韩攸这个素来保守的慢性子,都走得急匆匆的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穿过一片秋海棠林时,韩攸犹疑着唤道:“嫣儿……”

    韩嫣和邹氏不由放慢脚步,皆看着韩攸。

    韩嫣道:“爹您说。”

    韩攸讪讪笑了笑,慢吞吞说起:“嫣儿,刚才家族会上,韩茹那些难听的话就先不论了。只是嫣儿你的言
本章共4段,你正在阅读(第1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