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次见面

就在手指即将落于邹氏脸上时,邹氏蓦然泪如雨下。她挥开韩攸,大哭着冲去卧室。

    韩攸一惊,忙转身去追邹氏。

    “娘子!”

    “娘子!”

    “娘子,姗姗,姗姗你别哭……”

    韩嫣也想要追邹氏,刚追了几步,又想到这会儿还是让爹娘独处更好些。

    韩嫣收回脚步,立在原地,听见卧室内爹不断哄着娘。听了会儿,察觉到娘的哭声渐低,韩嫣亦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走出爹娘的小院,韩嫣抬手拍拍胸口。她松一口气,还好,这一仗过去了。爹果然心疼娘,闹不起来。

    剩下的事,就看爹娘之间沟通了,她不插手。

    眼下孟庭拿到了三十只雪山玄芝,听说,他明天就会来江平伯府,解除婚约。

    韩嫣摩拳擦掌,她要准备好杀到孟庭面前啦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孟庭登门。

    江平伯领着夫人花氏,殷切的招待他。

    孟庭并没有带随从,只带着当初两家订立婚约时的媒人。他穿一身素色的月白锦袍,显得整个人修长俊秀。

    孟庭刚入府时,倒因着府中家徒四壁的凄凉微微一怔,旋即面色就恢复了平静。他在奴仆的带领下,见到了迎来的江平伯夫妇。

    这夫妇两个身上的珠宝首饰都没了,看起来十分朴素。

    十四只雪山玄芝,把江平伯府拖得几乎垮掉。府邸和主人看起来宛如被洗劫。

    昨天孟庭在拿到雪山玄芝后,就赶紧以灵芝入药,给他娘刘氏服下。

    雪山玄芝的效用极快,刘氏明显感觉自己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孟庭也长长的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解除婚约的流程办的很快,孟庭和江平伯当着媒人的面,销毁之前的婚书。然后由媒人见证,在一式两份的退婚书上签字、盖手印。

    先前交换的定亲信物,也物归原主。

    江平伯在流程结束的那一刻,总算如愿以偿的露出放松的表情。他拿起手帕,擦了擦额角的汗。

    孟庭向他行了一礼,留下句“改日在下派人将聘礼取回”,随即告辞。

    孟庭从前厅出来,一路走出江平伯府。

    阳光略盛,在他身上镀了层暖黄薄纱。

    左手边是谁家的高墙黛瓦,右手边是江平伯府干涸的红墙。孟庭踩着脚下的灰石板,步子轻而缓。他的影子颀长,斜落于身后。

    一手在前,一手负后,神色淡漠。孟庭望一眼前面,不远处就是红墙的尽头。他举步,正要拐过下一道巷子。猛地一道女子声音在身后响起:

    “孟庭,留步!”

    孟庭双肩微颤,停了脚步,回身望去。

    头顶阳光正骄,少女沿着灰石板路朝他跑来,裙摆在跑动间纷飞起伏。

    孟庭心有诧异,双眼却不由自主眯起,犹如见了刺眼的光束般不能适应。

    鹅黄色的罗裙,如水飞扬。裙上绣着的粉色蝴蝶,随着她的跑动翩然欲飞。

    她穿着素白上襦,只在衣襟一侧斜绣几只粉色蝴蝶,翩飞至肩头。

    随着她气喘吁吁跑近,那张脸也越发清晰。孟庭眯起的双眼骤然一睁,瞳孔一缩,连带着心都不受控制的一震。

    眼前人过分逼人的容颜,美艳到叫人措手不及。少女像是一只蝴蝶,翩跹朝他扑来。

    她穿过满地斑驳的日影,两侧的朱墙黛瓦隔断了阳光,波光粼粼罩着她,拂了一身锦绣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,孟庭甚至分不清,咄咄逼人的究竟是头顶的阳光,还是少女的容颜。

    心头不由浮现一行诗文:

    ——韶光染色如蛾翠,绿湿红鲜水容媚。

    
本章共3段,你正在阅读(第2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250sy.net